流浪者之家

關於部落格
流浪,是生活的基本要件;出走,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.
  • 2364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20161216-18 花蓮-大同部落之旅

    前一段時間佩欣發現了在花蓮的山上,有一處沒有電源的部落-大同部落,一直很想去看看。行程一再拖延,後來發現她有認識當地的朋友的朋友,敲定日期,終於成行了。但是,遠在花蓮的太魯閣區域,因此我們前一天就先到花蓮集合,隔天再上山,來個兩天一夜的部落之旅。

 


    坐著普悠馬,看著一路陰陰的天氣,希望明後天可以是個好天氣,畢竟山上下雨就會有點麻煩。但是不管怎樣,我跟佩欣和音汝在小旅行公寓集合,先展開花蓮市之旅。他們抵達以前,我跟香港來的小管家聊天,沒想到她竟然離開家鄉到步調緩慢的花蓮市定居,看起來她很享受這裡的生活。
    三人集合之後,即使吃吃喝喝的開始,從小滿麥施的麵包到鵝肉先生,然後接力的是豆和菓子的甜點。逛完文創園區後,就到附近的咖喱麵包吃下午茶,接著看到Choco巧克力,又繞進去買巧克力,抵達花蓮市之後,就沒有讓肚子有空位過,有點太誇張了。最後,吃了那巷弄內的泡麵,作為花蓮美食的Ending

 


    回程的時候,經過北濱社區,卻發現栩栩如生的鯉魚樓梯彩繪,便轉進去拍照,沒想到作者就出現在我們眼前,還介紹我們要到海邊的彩繪牆坐著拍照,有趣極了!
    晚上,宜靜和恭年都到了,我們5人訂了一間六人房,有屬於自己的空間,感覺很棒!

    隔天一大早,我們坐6點半的公車前往太管處,這趟公車會先在市區繞一圈,再往太魯閣的方向去,大約一小時之後,就抵達目的地。宜靜跟月美(山上Yaya家的女兒)約7點半,除了我們5人,還有兩位慈濟大學的學生,也會跟我們一起上山。

    集合完畢,我們就準備上山,就從太管處的得卡倫步道開始走。前段是很貼近大自然的小徑,接著就是木棧階梯。之前可以從砂卡礑步道走到三間屋,再連接到大同部落,但是因為天災導致路塌了,所以現在就只能從得卡倫步道通到部落。
步道資訊:
得卡倫步道 1.3公里 往返2小時   太魯閣台地-大禮部落前 3公里
大禮步道  從得卡倫步道終點-大禮部落 2.3公里
砂卡礑林道 大禮部落-大同部落 6.4公里  單程2小時

    得卡倫步道,就是一直陡上要翻越這座山,越往上爬,新城就在我們的山腳下,然而越遠離塵囂的市區,手機的訊號就約小,漸漸的脫離現代的都市生活。

    爬一爬,還可以看到猴子在樹叢中玩耍,偶爾往下看,還可以看到另一端的長春祠和立霧溪谷。兩位的慈濟妹妹-孟萱和庭慧,他們的畢業作原本是要記錄大同部落道路開發,但是計劃中斷,所以可能要換個主題,不過重心都還是擺在大同部落。來第三次的他們,還認真計算過得卡倫步道有1700多階。

    階梯路段結束,換成土路跟石階梯。路上偶爾會遇到登山客,有些可能是當天來回,有些可能是要登立霧山,有些則跟我們一樣,是要到大同部落。大禮和大同部落是太魯閣族聚落,以前是很熱鬧的部落,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漸漸下山,所以部落上的居民已經不多,有時候遊客比居民還要多。路上看到一隻小黑狂奔而下,牠陪同牠主人從大禮部落下山補貨。

    由於要不斷地爬坡,加上慈濟妹妹沿路採訪跟拍攝,所以大家走得比較慢。邊走邊聊天,大家都很享受漸漸遠離都市繁華的寧靜時刻,鳥叫聲反而讓我們大大的貼近大自然。

    沿路都有一些特別的小植物,雖然不知道是什麼,不過總是吸引大家駐足拍照。但是,看到對面亞洲水泥的傑作,總是覺得很煞風景,為了利益而破壞了大自然原有的生態,真的很讓人心痛。

    爬到最高點,就可以看到機車和小卡車,接下來就剩下大禮部落的一小段上下坡,後半段幾乎都是平路。這些其實是當地居民往返大同部落的交通工具,大的交通工具可能都是分解狀態上山,然後在山上組裝的,畢竟利用機車的速度,比走路快多了,而且小卡車還可以幫忙載貨。

看板上的資料:
    大禮大同步道屬於國家公園一般管制區,原為部落居民的聯外道路,也是拜訪清水大山必經之路。大禮大同部落位於海拔1000公尺左右的山區,前往部落的道路,一共有3條,入口處分別為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太魯閣台地的得卡倫步道、砂卡礑步道三間屋以及蘇花公路靠近立霧發電廠路邊的小階梯。
    太魯閣族人二、三百年前由南投霧社一帶翻越奇萊山及合歡山,定居於立霧溪流域及木瓜溪流域。日治時期,在日人的理番政策下,大部分的太魯閣人被迫遷原居地,僅赫赫斯(大禮) 、砂卡礑(大同)和西拉岸三部落因種植區而豁免。大禮與大同部落均在砂卡礑溪谷與清水山山系間的平緩台地上,視野良好,東北可看見清水山、千里眼山;西側則可眺望白髮山與三角錐山,南眺可見新城山、塔山等。

    大禮部落是位在步道下方,所以要下切一段才會抵達。進入部落以前,可以看到從山下經過一個中繼站,然後這裡便是流籠的最高點。畢竟這裡沒有公路可以開車抵達,因此如果要搬運貨物,流籠就成了主要的運輸工具。但是,這流籠是屬於私人產物,因此需要的居民使用一次,要價7千元,不便宜啊!原本這裡有計劃要開發公路,但是因為某些原因被中斷,當地居民的期望也落空了。

    大禮部落只有幾戶人家,根據月美的敘述,大禮與大同部落加起來也只剩下20-30幾戶而已。以前,大禮部落還有派出所、學校等,但是沒落之後,這些建築也都不見了,月美帶我們來這裡主要是要看看以前的教堂。沒想到,路上超越我們的一群登山友已經抵達某一木屋前,開始煮泡麵了,而且還很熱心的分享給我們,我吃了紫米的竹筒飯,還不錯吃耶!
    引起我注意的是,這裡的房子也是有門牌的,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新舊的門牌,地址不太一樣。好奇的問了月美,如果我寄信到大禮大同部落,郵差會送信嗎?原來,寄來部落的信,會先送到太管處,然後再請居民到太管處領,真的太有趣了!

    走到教堂,發現這形狀跟我之前去的基國派教堂很像,只是基國派教堂是用大石頭堆疊出來的。這教堂是一位美國傳教士蓋的,雖然很多地方已經有破損,但還是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,如果想要住宿,可以聯絡主人,一晚300元。
    我們午餐就在教堂旁享用,坐在這裡可以看到對面的大同部落,大概還有7公里左右的路程,我們才會抵達對面。但是,可以在這裡用餐,感覺好棒,這大概就是與世隔絕的Feel了。
    慈濟妹妹們,都還帶了畢業服來拍畢業照,希望他們可以順利畢業。

    吃了午餐繼續上路,後半段的路幾乎都是水泥路,少部分比較泥濘,都可一邊走邊聊天。走著走著,來到一個三叉路口,其中一條叉路是往達道的家,我們就在這裡作短暫的休息。達道老人家就住在上方,聽說已經80幾歲了,還很健朗,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,還可以接待遊客,很厲害!

  繼續前進一小段路,卻發現月美大喊:靠邊!原來有小吉普車和小貨車通過,這都是月美的親戚,還有台南社大的朋友來幫忙裝洗衣機,他們準備下山了。部落從無電到有電,還有洗衣機,這幾乎都是台南社大熱心的協助。洛金‧尤道還曾獲得2015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畫,幫助大同部落不再黑暗,利用白天的太陽能,轉化為晚上的再生能源,點亮了部落。雖然尤道不是大同部落的居民,但是他卻希望藉由這個計劃:點亮沒水、沒電、沒路的部落,喚回族人互助共享的太魯閣精神。

  從遙遠的地方,就會看到大同部落有三個層次的房子,最下方的是張家莊,也就是我們一進部落會先經過的住戶,從這裡可以下切到三間屋。中間那一層則是椰果的家、彩虹屋及Yaya的家等,最上層則是一個八兄弟大家族的古老竹屋。

  接著,經過在斜坡上-椰果的家,今天也有一群遊客會留宿。這段路,偶而有些泥濘路段,大家都走得好小心翼翼,但是還是免不了把自己搞髒的畫面啊!

  彩虹屋,顧名思義就是彩虹色的房子,看起來跟張家莊、椰果的家同樣是有整修過的房子,看起來都比較新穎。

  經過彩虹屋後方的田,就會看到伊紹家和Yaya家的路標,Yaya就是月美的母親,昨天已經上山準備,迎接我們的到來。

  進入Yaya的家以前,就可以看到外面晾了一排我們今晚要蓋的被子,幾隻貓咪在屋外玩耍,完全不怕陌生人,會走過來在腳下撒嬌。

    Yaya的家是大同部落第一間申請到鄉公所門牌的合法居屋。看著陳舊的門上面的門牌,好有古早的感覺。這房子舊舊的,不像剛才經過路上看到的房子那麼的新,卻有種讓人回到懷舊時光的感覺,讓我想起了,以前外公外婆家,看到燒柴煮水的畫面,更是親切。

  這間房子很簡單,有洗澡、公廁的空間,還有滿滿都是野菜的廚房、臥室、燒柴煮水且讓人取暖的空間。雖然很簡單,卻是個完善的家,月美一共六個兄弟姐妹和爸媽就在這個小小的空間,住了不少時間。雖然,現在大家幾乎都在山下生活,但是偶而回來山上,還是會勾起他們不少的回憶。最high的莫過於Yaya的毛小孩,這隻貴賓狗一直都很好動,看到人就很開心的撲上來打招呼,搞得我們身上都是腳印啊!

  Yaya家旁邊是個大家都可以是用的公共空間,這裡有4片太陽能板,可以在這裡充電,還可以有燈讓大家晚上可以聚會,甚至今天剛裝了兩台洗衣機,讓當地居民方便不少。由於水源是從Yaya他們家的土地而來,所以洗衣機的位子,才會選擇裝在這裡。
  白天,太陽能板就會把能源儲存在電池裡,晚上就會把電源輸出供給燈及插座充電,這再生能源讓當地居民不再在黑暗中度過。電,對我們來說,是稀鬆平常的事,但是在道路沒有辦法到達的部落,卻是很珍貴的能源。等了那麼多年,終於有電可以用,真的很謝謝熱心人士,千里迢迢的為部落儘一點心力。

  在公共空間聊天之餘,Yaya卻心血來潮要幫我們這群遊客取太魯閣族的名字。月美告訴我們,取名字這件事通常是不能夠跟族人要的,而是賦予你這個名字,或許是緣分,Yaya就很認真地幫我們每一個人想名字,看到我就說:妳叫Ipay (:一百)Yaya一直強調說:Ipay是有紋面的女生,是很厲害的一位族人。心懷感激,謝謝Yaya賦予我那麼特別的名字。
    網路上搜尋了一下Ipay的資訊:
    太魯閣族紋面耆老 Ipay Lutan(漢名:古阿采)在2013年底病逝,全世界的紋面老人又少了一位!
    太魯閣族、泰雅族、賽德克族等台灣紋面民族的傳統裡,只有會織布的女孩才有紋面的資格,成為「真正的女人」;來自太魯閣族的 Ipay Lutan也不例外。
    太魯閣族的紋面耆老 Ipay Lutan 來自花蓮秀林的民樂部落(Alang Tmbarah),雖然當年曾被前總統李登輝接見,並尊稱為「紋面國寶」,但由於家庭環境不佳,家裡連熱水器都沒有,唯一的兒子又罹患重­病,生活並不順遂,讓長期關懷太魯閣族紋面文化的文史工作者田貴實感嘆,文面國寶生前不受重視,死後才給予尊榮­,讓他感到不捨,也希望政府應多關懷他們......

    由於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是在大同部落巡禮,最後還要去秘密基地。因此,休息片刻後,就先離開Yaya的家。
    一開始,我們沿著Yaya家後方的小徑,爬上部落的上方。這裡以前是神社、鳥居坐落的地方,後方還有是警察處罰犯人的角落,如今都只剩下小柱子或平台而已,幾乎都淹沒在草叢中,沒有人解說,還真的很難發現這些歷史的遺跡。
    大同部落位於砂卡礑溪中游左岸上方之平台,海拔1128公尺,部落原稱為砂卡礑(Skadang),日治時期曾於此地設有日軍駐在所,管理附近的部落,至民國23年廢止。當地的番童教育所,光復後改為富世國小大同分校,民國68年廢校,學校的舊址如今已被竹林淹沒。
    晚餐的時候,Yaya有提到砂卡礑名字是跟牙齒有關係的。部落目前的住址,是經歷了3次遷移,才定下來的。遷移到這裡以前,他們發現了人類的臼齒,因此就名位為砂卡礑。卡礑是臼齒的意思,砂則是古人的意思,因此大同部落以前的舊稱是古人臼齒,這就是名字的來源。
    不只歷史文化,大同動植物資源豐富,部落居民提到:小時候如果發現山豬走過田裡的足跡,全校就停課,一起跟達人抓山豬。山豬,可說是農作物的破壞王,因此山豬的出現,就會讓大家很頭疼,因此全村人就會總動員消滅牠。除了山豬外,山羌、長鬃山羊、白面鼯鼠、台灣獼猴、台灣水鹿等動物更是獵人們津津樂道的狩獵故事主角。
    隔天離開前,Yaya就拿出他們家的山羌和山羊的頭顱標本給我們看,獵人的習俗在原住民間是傳統的一部分,但是卻受限於法律,漸漸的失傳,真的有點可惜。

    接著,我們往古老竹屋的方向去,這裡是一個大家族的房子,幾乎都是用竹子蓋的,這樣就不需要從山下搬太多的材料。公共的空間,就用竹子當支架,蓋上帆布就是大家可以聚集的地方,簡單的材料,就可以創造出一個空間。
    伯伯大部分都是用族語跟我們溝通,而月美則是充當我們的翻譯。他還送了月美一個乾燥後的瓠瓜,這可以當容器,伯伯說還可以帶去釣魚,裝魚回家呢!以前的人,就是利用大自然的原料當容器,既環保又實用,完全不需要花錢買東西。即使帶了錢,也是沒有地方可以花。
 
    接著,我們往秘密基地-鐘乳石洞去。往鐘乳石洞的路,太久沒有人走,其實已經不見了,伯伯帶了一把鐮刀砍草,要幫我們重新開路。抵達洞口時,伯伯叫大家聲量壓低,原來是洞內有山豬的蹤跡。不過,後來可能知道有人類出沒,因此就跑到洞裡面去了。我們到洞內,發現原來要趴過一個小洞口,之後就是可以用走的,聽說用走的,要走兩個小時才會到另一端的出口。這裡,也有不少行腳節目或是探險團體來過,但是我們沒有準備太多的燈具,而且時間也不夠,在加上洞內一直滴水,所以就只有在外面看看。這裡的鐘乳石,看起來都很年輕,因為石柱都小小的,聽說太管處很想把這個景點跟Yaya他們花兩千萬買下來,不過他們覺得是無價的,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賣掉。

    離開洞穴,往下走回主要幹道時,音汝卻一直頻頻滑倒,感覺屁屁都快瘀青了。這時候,伯伯要我們到塔的田裡面,讓我們採橘子吃。雖然,這些橘子不是很甜,但是至少沒有農藥,下午茶的橘子搭配山景,好療愈!

  天黑前回到Yaya的家,月美竟然跟我們說先洗澡再吃晚餐。原本已經打算好不洗澡的我們,在月美強調她每次回來一定要洗澡,因為山上的泉水洗了之後,會變得很舒服,所以我們都排隊洗澡。雖然天氣冷冷的,卻發現洗完熱水澡讓身體變的暖和,一點都不覺得冷,真的很舒服。
  晚餐則是在公共空間享用,除了山上的野菜,還有雞湯和豬腳可以吃,雖然有些食材是從山下上來的,但是可以吃到那麼豐富的料理,讓人好感動!Yaya的手藝很不錯,讓我吃了至少五碗飯,還有竹筒飯可以搭配著馬告和辣椒吃,吃得好撐!
  以前,沒有電的時候,大家幾乎要在天黑以前吃完晚餐,然後就要準備睡覺了。現在,大家可以晚上吃飯,除了有燈還有插座可以充電,讓生活變得比較方便了。吃完晚餐,還可以在房間內玩桌遊,真的很悠閒。由於,一大早就起床,又走了一天的路,大家都有點累了,晚上九點大家都準備睡覺了。
  原本,我以為昨天那麼早睡,今天應該很早就會醒,沒想到竟然睡到快六點才醒來,只能說山上是個可以讓人放鬆也可以治療失眠的好地方!

  隔天一大早盥洗完,Yaya有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早餐,出了菜跟蛋的料理,沒想到竟然還有魚跟小米粥,又是一頓讓我吃得很飽的一餐。吃飽了,Yaya也跟著我們一起下山,畢竟聖誕節到了,光是教會的事就會讓她很忙碌了。

  今天的天氣超好,天空變得很清澈,遙遠的山頭都看的超清楚,跟昨天灰濛濛的天空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 走在Yaya身旁陪她聊天,發現六十幾歲的她超級健康,走路比我們都還快。我們昨天花了6個半小時到部落,如果她自己從山下走回家,也只要3個小時而已。
    聊到她以前在部落的生活,才發現她和先生育有三男三女,其中卻有小朋友是生病的,加上老公在她36歲的時候,就意外身亡,還要照顧全盲的婆婆,可以說過得很辛苦。但是,靠著宗教信仰,她走過那艱苦的歲月,現在依舊很開朗的面對人生,很值得讓人敬佩。

    大同部落離我們越來越遠,代表著我們離家的距離越來越近,但是回到喧嘩的都市,似乎都讓大家的心情有點沈重。不過,嘻嘻哈哈的路上,我們卻找到另一個樂趣,就是採野菜。Yaya和月美教我們怎麼認過貓,還有三腳貓這兩種植物。過貓,就是可以拿來做涼拌沙拉,三腳貓則是可以煮水,或是處理過後直接吃,據說是可以降血壓。但是,我們都覺得過貓跟旁邊的蕨類很像,很常都認錯。Yaya很厲害,雖然邊走邊聊天,但是眼尖的她很容易就辨認得出來,不得不佩服她。

    清水大山就在大同部落後方,看起來必須先翻過一座山之後,才有辦法登上去,感覺難度很高。不過,月美一直邀我,說可以約一約一起去,從大同部落出發,大概一天就可以登頂,然後再回大同部落過夜。算一算,大概也是至少要3天兩夜才有辦法完成。大家,似乎都開始在盤算,什麼時候可以再上山。

    走到大禮部落的路口,大家都在小卡車附近休息,順便吃個點心。沒想到,竟然還可以跟對面小山頭的鄰居大聲打招呼,真的是太奇妙了。在都市,鄰居就是指住家附近的人,但是在山上,鄰居都是隔一個山頭,用喊的可能還聽不清楚講什麼。
    接下來,就是要下坡了,連續3公里的下坡,還真的讓小腿不斷地發抖,越接近太管處,就代表我們跟Yaya和月美要分開了。

    我們花了4個半小時下山,到了終點,來個大合照。跟Yaya、月美和慈濟妹妹告別,我們五人就回到花蓮市,準備等火車回家。
    這幾天認識了不少新朋友,也到山上遠離塵囂和網路大約一天的時間,是個很棒的體驗!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